栏目导航
推荐产品
联系我们
服务热线
029-89305858
总部地址: 西安市雁塔区富鱼路双旗寨工业园58号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章详情
现代快报多媒体数字报刊平台

  我们普遍认为,“饕餮盛宴”是形容丰盛得不得了的宴席。但若深究“饕餮”两字,对我国民俗文化不甚精通的人,未必知道它的原始含义里带有贬义。

  饕餮本是神兽。据说龙生九子,饕餮是其中之一。它不仅食量大,而且贪婪,胃口永远填不满。因此,饕餮在古时候也指人性贪婪。这个含义,还真有点委屈了现代美食家。探究“饕餮”,借涩泽龙彦的《华丽食物志》中的第一章内容,足能阐述清晰。

  涩泽龙彦是日本著名小说家、评论家,生于昭和初年。二十几岁,年纪轻轻,就在日本研究法国文学的领域崭露头角。同时,他的文学创作,涉及题材极为广泛。既可写荣获泉镜花文学奖的《唐草物语》,又能写评论三岛由纪夫文学的《三岛由纪夫追记》。唐草,并非唐代花草,而是指一种阿拉伯花纹。那本书里的十二则故事,在时间跨度上,纵横千年;在领土疆域上,遍及宇宙。涩泽能力之强,令同辈汗颜。

  涩泽龙彦步入文坛不久,便与三岛由纪夫相识,就像744年,杜甫遇见李白。不过,三岛比涩泽仅年长3岁,不像李白比杜甫大11岁。三岛少年成名,两人相遇时,三岛在文坛的地位已如日中天。三岛自杀后,涩泽坦承,相交十几年,他并不了解三岛。于其身后,写下《三岛由纪夫追记》,有感怀,也有对三岛作品的批评。涩泽龙彦的确是个有意思的人。

  《华丽食物志》是一本独特之书,展现了涩泽龙彦学贯中西的技能。书中包括四个主题:华丽食物志,欧洲、日本美术作品鉴赏,以及关于日本舞蹈家、画家和诗人的一些看法。

  读涩泽龙彦这样的集子,令我想起了钱钟书。钱先生是语言大家,英、法、德、意、拉丁文都精通。他与宋淇通信时,每封信都使用多国语言。1979年,宋淇在写给张爱玲的信中说:“钱钟书在国内时与太太相约,每星期轮流讲英语、法语、意大利语,以免生疏,所以出口成章,咬音正确,把洋人都吓坏了。”钱先生在评价杨宪益夫妻的《红楼梦》译本时,还用了一句古罗马奥古斯都皇帝的话,“以石头为始,以砖头为终”。忆起,不觉莞尔。

  涩泽龙彦也是罗马帝国的拥趸者。本书开篇即写《罗马盛宴》,所谓盛宴竟然是吃孔雀的舌头、脑髓,还有孔雀蛋。涩泽在书中写道:“对于罗马人来说,鸟的脑髓和舌头乃珍馐美味,好像已经成为一种固定观念。”我国中唐时,权倾一时的剑南西川节度使韦皋,因帮助南诏打败吐番,获进献的孔雀一只。得意自满的韦氏问身边的乐伎薛涛如何处理这只大鸟,她建议:“开池设笼以栖之。”这固然是薛涛被称为“大唐孔雀”的由来,但也说明至少唐朝人知道孔雀应用于观赏,而非品食。如此看来,时代还是在进步的。

  法国宫廷宴会,不仅残忍,还充满凶险。十二世纪时,亨利三世最爱吃的是,“小家鼠肉派,蛇肉、海豚肉和天鹅肉的混合派,填充了梅子的仙鹤肉。”听着都令人不寒而栗。等到路易十三时,他竟然自己当起了厨师,虽说国王有烹饪的爱好,但怕被毒杀才是实情。即便这样,食物中毒的阴风,还是传到了意大利。涩泽龙彦说,十六世纪,真是中毒的世纪。托斯卡纳大公弗朗切斯科夫妇就是在女儿的订婚宴上,被亲弟弟毒死的。

  涩泽龙彦写古代美食,也不都是恐怖事件。《龙胆凤髓和文人的食谱》里,他就充分表达了对中华食谱的赞赏。他认为,中华美食绝非罗马饕餮,而是文人独创的“食经”。像苏东坡的“东坡肉”,还有唐传奇小说《游仙窟》里提到的“鸡羹、鹌鹑羹、蟹酱、鹅蛋、鸭蛋、鲤鱼等”,这些倒是真实存在的,恐怕现在还是中国人的食物吧。

  此篇系涩泽龙彦特意为“随园先生”袁枚所写。他被袁枚的生活美学深深折服了。他不无感叹地说,想到享乐主义者袁枚,内心不禁愉悦起来。袁枚生于乾隆盛世,与欧洲宫廷饕餮比起来,袁枚莲叶上取水泡茶喝,才是真正高雅的生活。